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

郭文贵的女助理们(二)

“米涂”遇邪知返记Ⅱ:街头神迹

“米涂”遇邪知返记Ⅱ:法不容情

“米涂”遇邪知返记Ⅱ:烫手红包

“米涂”遇邪知返记Ⅱ:不速之客

“米涂”遇邪知返记Ⅱ:特殊疗法

美联社独家调查:中国指控郭文贵涉嫌强奸罪再发通缉令

美联社独家调查:中国指控郭文贵涉嫌强奸罪。两名直接了解调查案情的中国官员告诉美联社,
警方正第二次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发布对郭文贵的通缉令。

 

郭文贵被控强奸前女助理,中国警方再发通缉令

Billionär Guo Wengui (Reuters/B. McDermid)

中国官方相信郭文贵的美国签证将要到期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美联社的最新报道,目前身居海外,不断通过社交网络爆料中国政治黑幕的富商郭文贵又要面临新的罪行指控。报道援引两名中国官员的消息声称,中国警方已经再次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郭文贵发出逮捕令,理由是他强奸了一名28岁的昔日的个人助理。
美联社掌握了与强奸案相关的材料后向中国政府官方求证,与以往的做法不同,中国官方正面回应了美联社的求证请求,并确认了与材料中的内容。但与美联社接触的中国官方人员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同时,美联社也试图与郭文贵本人和他的代表取得联系,没有得到回应。

美联社报道称,截至目前,前往美国的中国地产富商郭文贵至少要面对19项罪名指控。这些指控包括贿赂中国情报机关高官,非法挟持人质,诈骗和洗钱。
十九大的不稳定因素
美联社在报道中指出,考虑到郭文贵在中国的政治敏感性,中国官员现在愿意直接向美联社提供信息,表明了北京当局目前不仅正在竭尽全力的追究逃犯郭文贵的刑事责任,而且也希望在中国共产党召开至关重要的十九大之前让一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收声,保障大会期间的政治稳定,不让任何有可能挑战共产党领袖习近平主席的因素出现是何等的重要。
报道称,虽然美国和中国没有签署引渡协定,北京仍然希望用越来越多的证据说服美国政府不为郭文贵延长签证。一位中国官员向美联社表示,中方得到的消息是郭文贵的美国签证将于今年10月到期。
从郭文贵的美国签证下手
截至目前,美国和中国的高层官员已经就郭文贵面对的法律指控召开过会议。美联社援引了一名直接了解相关会议情况的第三方消息作出了上述报道。这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中国官员正在力图说服美国政府取消郭文贵的签证。目前并不清楚华盛顿政府是否会对此有所反映。截至发稿,白宫对美联社的置评要求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今年四月,在成员国中国的要求下,国际刑警组织向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报"(Red Notice)。在中国官方媒体中,"红色通报"也经常被称为"红色通缉令",尽管红色通报并不具备通缉令的法律效力。红色通报是成员国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出的要求逮捕并递解某人的申请。国际刑警组织将这一通报纳入其数据库,供各成员国查阅。
一名中国官员向美联社表示,在一名郭文贵的前雇员对其发出指控后,中国警方于7月5日开始了有关郭文贵强奸案的调查。
性行为考验忠诚度?
在与中国警方的对话中,这名女性雇员描述了她2015年在郭文贵香港的房地产公司就职于人力资源部门,并随后被外派成为郭文贵私人助理的经历。她表示,在成为助理后的两年内,她在纽约、伦敦和巴哈马被郭文贵强奸多次。她指出,与女职工的性行为被郭文贵看作是考验其忠诚度的一种手段。
中国官方随后还安排这位女性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她在采访中描述了自己于今年4月从郭文贵在伦敦的家中逃往中国大使馆申请新护照回国的过程。她表示,之前郭文贵的员工没收了她的手机、电脑、护照和钥匙,并禁止她离开郭文贵位于伦敦富人区的住宅,她当时实际上处于被软禁的状态。
她表示,完全是为自己说话,警方已经承诺她可以向郭文贵提出指控,而她之前为郭文贵工作的经历不会给她带来负面影响。这位女性向美联社表示"我只想让他为了对我做过的事情而面临法庭的审判"。

美联社:中国警方以强奸罪调查郭文贵

美东时间8月31日,美联社发布消息称,北京警方以涉嫌强奸罪,对流亡海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展开调查。

 

2017年8月30日星期三

插队女人不讲理惨遭报复

美国小伙子学中文蒙圈了

郭文贵欠债还钱(25日视频)

郭文贵是强奸犯十恶不赦(8月30日视频)

郭文贵是大魔头(8月28日抗议视频)

郭文贵背信弃义(8月27日视频)

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国际通缉犯”(26日视频)

郭文贵欠债还钱(25日视频)

霸道老板郭文贵(一)

霸道老板郭文贵(二)

霸道老板郭文贵(三)

郭文贵助理王雁平安排人准备造假资料

郭文贵的女助理们(一)

霸道老板郭文贵(四)

郭文贵与明镜何频的新交易

霸道老板郭文贵(五)

8月29日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诈骗犯欠债还钱”

#郭文贵。纽约华人29日声讨大骗子郭文贵,牌子上写“郭文贵诈骗犯欠债还钱”,“郭文贵是通缉犯大骗子”。

 

2017年8月29日星期二

8月28日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大魔头强奸犯无耻之徒”

8月28日,纽约华人在曼哈顿酒店前声讨郭文贵。他们打出牌子,称郭文贵是强奸犯、大魔头,斥责其无耻。
他们喊口号“郭文贵——国际通缉犯”,“郭文贵——滚出美国”,“郭文贵——大骗子”。

2017年8月28日星期一

中国器官移植体系受到国际赞誉,回应三大疑问

中国器官移植体系受到国际赞誉 回应三大疑问(图)


   

  中国器官捐献移植体系改革“中国模式”受国际赞誉。 
  ●“四大组织”致信赞扬。 
  2017年6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梵蒂冈教皇科学院、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和伊斯坦布尔宣言监管组织等“四大组织”共同致信黄洁夫教授,表达对中国器官捐献移植体系改革“中国模式”的赞扬。信中说“我们非常赞赏您领导中国器官移植界,根据中国国情建立了一个符合世界伦理规范的器官捐献和移植体系。您从事器官移植事业的职业生涯是中国移植外科医生的典范。” 
  ●医学专家高度评价。 
  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南希·埃舍尔说:我认为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系统运营得很棒,在器官捐献、移植领域建立了一个安全、有效、透明、公正的系统。 
   
  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主管官员何塞·努涅斯称: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领域正朝着非常富有前景的方向行动和发展,所取得的成绩令世人惊叹。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说:“经过近10年的探索与改革,我国走出了一条既体现国际惯例、又结合中国具体国情的器官捐献和移植道路,形成了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的‘中国模式’。” 
  中国器官移植法制化、规范化,生命在“阳光”下延续。 
  中国全面构建国家层面的器官捐献移植法律框架,建立了政府主导多方参与的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五大科学工作体系。 
  2007年,国务院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明确规定了器官捐献的来源和公民捐献器官的权利,对相关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做出资质规定,使器官移植走上法治轨道。 
  2013年,国家卫计委出台《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确保器官获取与捐献的透明、公正、可溯源性。 
  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死囚器官使用,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 
  国家卫计委和红十字会两部门已陆续出台近30多个配套政策文件。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对器官捐献与移植政策框架和工作体系进行顶层设计,建立了捐献、获取与分配、移植、移植后登记及监管五个工作体系,并形成融合脑死亡、心死亡的器官捐献中国标准和流程。 
  截至目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近30万人,完成器官捐献案例已累计超过1.2万例,捐献大器官超过3.45万个。2017年前7个月,我国完成捐献2866例,同比增长33%,实现跨越式发展。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我国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已达173所。 
  2017年8月10日电中山大学10日发布消息,该校何晓顺团队已成功实现两例“不中断血流”肝移植,破解了器官移植领域的一项世界性难题。 
  中国器官移植技术和质量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规范、公平、高效的体系受到国际赞誉。 
   
  伴随器官移植事业的不断发展,有关器官移植的争论也不绝于耳。 
  其一是器官移植可解决长寿问题?答案是否定的。事实上,器官移植可以挽救患者生命,但无法解决长寿问题。 
  器官移植,是指将健康器官移植到另一个个体内,并使之迅速恢复功能的手术。器官移植的目的是代替因致命性疾病而丧失功能的器官,使被移植个体能重新拥有相应器官,并正常工作。 
  2016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指出,健康与长寿取决于下列因素:自我保健占 60%、遗传因素占 15、社会因素占 10%、医疗条件占 8%、气候因素占 7% 。 
  人生命的总能量是恒定的,任何器官移植的行为,都不能够真正从根本上改变生命体的总能量,而只能改变部分的能量。 
  8月5日,我国在昆明召开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表示,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是以人民健康为中心、保障人民群众健康的重要内容。 

  其二是病人可多次手术进行器官移植?答案是否定的。据医学专家称,接受器官移植的人要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器官移植过的病人很少能有第二次手术的机会。对于社会上流传的一个人多次换肝、肾等说法,专家指出,这不符合器官移植的排异反应周期和透析要求,是缺乏基本医学常识的表现。 
  其三是在中国死囚器官仍是移植供体来源?答案也是否定的。从法律层面来说,在逝者器官志愿捐赠系统尚未完善之前,利用死囚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都曾存在过。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同时,中国自2013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使用计算机系统(COTRS)来管理器官的分配,以保证整个分配过程的公平,可追溯性和合乎伦理。 
  从医学层面来说,移植器官不再来自死囚更安全,也更符合医疗操作性。据悉,死囚执行死刑后,人体器官属热缺血,只有五分钟的存活期,而主动捐献的人体器官系冷缺血,心肺可存活6小时,肝可存活8小时,肾可存活12小时,等等。上述可知,在当下中国,利用死囚器官进行器官移植,因违反法律,安全性和医疗操作性差,已几无生存空间。 (作者:中国反邪教网记者:厉洁)

8月27日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损害华人声誉背信弃义视频

8月27日,纽约华人抗议郭文贵损害华人声誉。抗议团体宣读了声明《郭文贵罪行累累》,高喊“郭文贵——滚出美国”,“郭文贵——大骗子”,“郭文贵——国际通缉犯”。
抗议牌子上写“缉拿郭文贵”。“郭文贵从18楼滚下来”,“郭文贵欠债还钱”,“郭文贵背信弃义”等。

 

郭文贵背信弃义(8月27日视频)

2017年8月26日星期六

8月26日华人声讨郭文贵高喊“郭文贵通缉犯大骗子滚出美国”

8月26日,华人抗议组织在纽约曼哈顿雪莉—荷兰酒店门前示威,声讨郭文贵。他们高喊“郭文贵——国际通缉犯”,“郭文贵——大骗子”,“郭文贵滚出美国!”
 

2017年8月24日星期四

中国警方向美国遣返一名严重暴力犯罪红通逃犯



  8月25日凌晨,应美国执法部门请求,中国警方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将美籍严重暴力犯罪红通逃犯弗格森移交美方,由美国司法部法警局押解回国。这是继今年6月、8月美国分别向我遣返一严重刑事犯罪和经济犯罪逃犯后,中美两国执法部门开展执法追逃合作取得的又一新成果。

 据悉,美籍逃犯弗格森•纳坤(FERGUSONNAQUAN)于2011年9月伙同他人在美国康涅狄格州一家珠宝店实施抢劫。2013年6月,弗格森被美国警方逮捕,后与检方达成控辩交易,承认一级持有枪械罪、一级共谋抢劫罪和一级入室盗窃罪,并接受8年6个月监禁及附加9年6个月缓刑。2014年10月,弗格森潜逃。2015年5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报。

  据了解,弗格森于今年2月潜逃至中国广州,美方向中国警方提出协查请求。接美方通报后,中国警方立即开展缜密侦查,迅速锁定弗格森下落并将其抓获。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中国警方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警方执法合作日益紧密。中方在半年内将美方红通逃犯抓获并移交美方,充分展示了中方对跨国犯罪的“零容忍”,以及本着“依法、互信、合作、共赢”精神开展国际追逃追赃合作的意愿。

2017年8月22日星期二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抗议活动“郭文贵——18层跳下来”

  核心提示: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抗议活动】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大骗子”, “郭文贵欠债还钱”,“郭文贵——18层跳下来”。 ...
【纽约华人团体822日抗议活动】抗议民众高喊“郭文贵大骗子”,
              “郭文贵欠债还钱”,“郭文贵——18层跳下来”。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抗议郭文贵活动剪辑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抗议郭文贵活动剪辑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抗议郭文贵活动剪辑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抗议郭文贵活动剪辑

纽约华人团体8月22日声讨郭文贵(视频)

纽约华人8月21日抗议郭文贵,要求归还欠款

【纽约华人8月21日抗议郭文贵】21日,数十名华人在雪莉荷兰酒店对面示威,
声讨郭文贵,要求郭文贵归还欠款。

纽约华人8月21日抗议郭文贵(视频)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

纽约民众声讨郭文贵第八天,郭文贵还能藏匿多久呢?

【纽约民众声讨郭文贵第八天】郑介甫先生从澳洲来到纽约,参与抗议示威活动,并接受媒体采访。大侠谢建升再次将郭文贵堵在楼上,郭派人传话服软,遭谢严词拒绝。在浩浩荡荡的民意声浪中,郭文贵还能藏匿多久呢?
DHzFRcjUwAEcW_g.jpg (160.1 KB, 下载次数: 0)
DHzFRcjUwAEcW_g.jpg
DHzFRcuVwAE_uzw.jpg (163.53 KB, 下载次数: 0)
DHzFRcuVwAE_uzw.jpg
DHzFRckVwAA_h3q.jpg (216.55 KB, 下载次数: 0)
DHzFRckVwAA_h3q.jpg

【重磅爆料】医学专家诊断郭文贵患有严重躁郁症

霸道老板郭文贵(一)

“活摘”谣言是蚍蜉撼树的闹剧

 对以法轮功为代表的某些西方反华势力极力炒作的中国政府“活摘器官”谣言,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席、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斥之为“巨人没有必要跟小丑打架”。
  诚哉斯言!小丑非得跟巨人较劲,自不量力之举更像是蚍蜉撼树般的闹剧。
  蚍蜉相较于大树,本就可笑。而法轮功这只蚍蜉,为了抹黑中国,欺骗国际社会,掩盖其邪教面目,竟然想利用凭空捏造出来的“活摘”谣言,去否定中国政府在器官捐献与移植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撼树手段不光可笑,而且还极其下作!
  别看蚍蜉撼树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但撼树的手段却无非只有如下三种,无奈的是,手段用尽,颜面掉光!
  第一种手段便是自炒自卖。
  “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便是他们的杰作。2006年3月,法轮功突然抛出所谓“苏家屯集中营”谣言,声称位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结合医疗中心有1个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被割取身体器官后投入集中营内的焚尸炉焚烧,他们的身体器官随即被非法出售到全国各地乃至境外。谣言一出,倒是有些举世震惊,朗朗乾坤,竟然发生如此这般的恶行,这谣言编得确实够份量。可是法轮功似乎忘记了,既然谣言有确实的地址,那么只要去谣言所指的地方探访一下便会真相大白。
  果不其然,经过日本NHK、香港凤凰卫视、香港大公报等诸多媒体实地采访后,均明确无误的证明此事子虚乌有,是法轮功自己一手编造的谣言。连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肖恩·麦克康玛克(Sean McCormack)都声明,美国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法轮功的“活摘器官”指控。连被称为“人权斗士”、“中国劳改问题专家”的“著名”异见人士吴弘达,对此都嗤之以鼻。他曾暗中派人到苏家屯调查,在现场调查和专业分析的基础上,吴弘达写出了《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两个长篇报告,称“各方调查结果没有证实法轮功提出的情况属实”。
  第二种手段便是找枪手人编我炒。
  小丑毕竟是小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自炒自卖,似乎公信力不足,那就变换手法,以第三者的角度进行炒作。
  2006年7月,在法轮功的授意下,加拿大人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以独立调查人的身份,又突然抛出一份所谓《血腥的活摘》的调查报告,声称找到证据证明中国政府大量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进行活体器官摘取,借此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体系大肆污蔑。此调查报告一出,法轮功媒体又迅速跟进炒作。法轮功这种方式上的变化意图很明显,就是企图借两名加拿大人的独立身份,撇清法轮功参与其中的嫌疑,进而提高该谣言的可信度。2016年6月22日,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在两个大卫版的“报告”基础上,又发表了《大屠杀-血腥的摘取》报告,妄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器官来源除法轮功等“良心犯”。
  谣言毕竟是谣言。这种找枪手的方式进行炒作丝毫蒙蔽不了理智者的眼光,反而让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更加暴露无遗。
  2007年,印度外科医生兰博德克发表文章《法轮功走入歧途了吗?》,称该两个大卫的报告所述叙的内容“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美国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教授、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杰里米·查普曼在接受澳大利亚SBS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尽管可以理解法轮功的动机,但他绝不能坐视不管葛特曼和法轮功如此荒谬、错误的指控和影射。
  澳大利亚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更是直言,法轮功就是邪教。十几年前,坎贝尔开始监控全球器官贩卖发展趋势,并走访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采访上千名器官贩卖受害者、购买者、中间商及医生。由于研究成果戳破了那些谣言,坎贝尔受到“法轮功”的威胁:寄恐吓信,向他任教的大学写信要求开除他,在他的住处前抗议。“他们越这样,就越证明我的研究是正确的——‘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就是邪教”,坎贝尔说。
  ……
  第三者手段便是中外有别。
  法轮功在炒作“活摘”谣言时,还有意识的采用中外有别的方式企图混淆视听,险恶用心一目了然。
  2013年12月25日,凯风网刊发了《香港名博宋以朗:法轮功媒体炒作“活摘”中外有别》的文章,香港翻译家、知名博客“东南西北”(Zonaeuropa.com)创建人宋以朗博士在对比法轮功媒体所登载的有关“活摘”报道的中英文版内容后发现,法轮功媒体在炒作“活摘”话题上,为避免外国读者质疑,对于不利于它的敏感内容做出特殊处理。为论证自己的观点,宋以朗博士贴出了在法轮功媒体上发表的中文版《军医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官方流程》的截图,截图显示里面有这样一段耸人听闻的话“人人都知道中国有很多的产品出口,但是在中国的出口产品中还有巨大的活体出口,所谓的活体出口就是境内外势力结合将符合要求的人员以商品的形式卖到国外,在国外进行器官移植,移植后人体同样焚毁(注意:中国在海外有机构专门处理被活体移植的尸体,很多中国在海外的使领馆都参与其中),一切与人类活体有关的出口产品中,中国的产值是世界第一。这些出口的活体几乎都有伪造的自愿资料,具体的方式不详,了解的是2005年出口活体约一千人……”。而这样一段绝对可以称得上精彩与劲爆的消息竟然在该文英文版里面被删得一干二净!
  法轮功之所以采用此种方式,宋以朗博士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漏掉的这个段落本该是世界级的爆炸性新闻!不幸的是,它如此震撼,以致英语世界的读者难以相信会存在如此全球规模的移植手术而竟然未被侦获(比如,你相信美国联邦调查局在中国大使馆没有间谍,或者说它没有对大使馆的人员进行监控吗?)。看来,为了保留那位匿名军医的可信度,(法轮功媒体)只好把这段话删掉”。
  闹剧便是闹剧,蚍蜉毕竟是蚍蜉。法轮功用尽吃奶的力气炒作了若干年,不仅没有撼动中国政府这棵大树,反而中国政府在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中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绩。2010年开始公民自愿捐献器官试点时,只有34例。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达到了4080例,位居世界第二位。6年间,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者增长了100多倍;中国现有器官捐献协调员1900多人,计划在近期增加到5000名。现有器官移植医院是173家,希望今年增加到200家,到2020年,增加到300家;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有近30万,完成器官捐献案例累计超1.2万例,中国有望在2020年成为世界器官移植第一大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称,世卫组织高度赞扬中国在人体器官捐献及移植的立法和实践方面所做出的重要改革,中国改革方向正确,行动迅速。2017年8月3日,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在访问位于北京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时表示“中国建立的器官移植体系可以成为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的范本”。
  这种结果,这无疑是对法轮功这只蚍蜉最大的嘲讽。当然,更是对法轮功邪教本质的最好鞭笞。

“活摘”谎言揭示法轮功拙劣的造谣水平

 
  中国有个出自《庄子·秋水》的成语叫“非愚则诬”,意思是“不是生性愚蠢的话,就是故意污蔑。”想起“法轮功”关于“活摘器官”的造谣诬蔑,“非愚则诬”则形象地揭穿了“法轮功”拙劣的造谣水平。
  8月5日,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在昆明召开。中国日报、央广网等多家媒体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移植协会、国际器官捐献与获取协会等国际组织专家充分肯定我国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完全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原则和《伊斯坦布尔宣言》中关于反对器官买卖和旅游移植的共识。国家卫计委、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总结中宣布,2015年度,我国已成功实现器官来源的转型,所有移植器官均来源于社会公民自愿捐献。2016年度,我国建立了肝脏、肾脏、心脏和肺脏4个器官移植质量控制中心,将器官移植纳入国家医疗质量控制体系;全年完成器官捐献4080例,器官移植手术13263例,创历史新高。2017年前7个月,完成捐献2866例,同比增长33%。截至目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近30万人,完成器官捐献案例已累计超过1.2万例,捐献大器官超过3.45万个,其中有5名外籍人士在中国逝世后捐献器官。2015年以来,公民自愿捐献成为我国移植器官的唯一合法来源,公民自愿捐献器官者6年间增长120倍,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2位。
  再看看“法轮功”自编自演的“活摘器官”闹剧。2006年3月,境外法轮功邪教媒体声称:所谓的“苏家屯集中营”(实为辽宁省血栓病中西结合医疗中心,简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的人被割取身体器官后焚烧,摘取的身体器官被非法出售到全国各地乃至境外。随后,“法轮功”又勾结加拿大的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抛出了所谓《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污蔑中国政府大量非法摘取法轮功练习者的活体器官;还拍出了“影片”《活摘》和《血刃》。这个弥天大谎漏洞百出,报告中所引述的“证据”资料纯属捏造,提及的两个关键“证人”根本没来过中国。为此,CNN、美联社、华盛顿邮报、路透社、日本朝日新闻、渥太华公民报等媒体先后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实地采访,证实所谓“苏家屯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
  两相比较,孰真孰假,孰正孰邪?一目了然。只要是心智正常的医生,都会恪守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职业道德和仁心天职,不会暴虐残忍地在活人身上“活摘”,更何况是在国内规范的公办医院,“活摘器官”不过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妄口巴舌。再者,李洪志之流一面到处兜售叫卖“大法护身”“地狱除名”,一面却又捏造哭诉被“活摘器官”,连小学生都懂得自相矛盾的可笑,“堂堂”“李大师”这就这么弱智到不如小学生?这般不顾脸面廉耻的瞎编乱遭的能力,不得不说是惊世骇俗。“李大师”不是率一众徒弟要“讲真相”吗?事实真相已经如此青天白日、泾渭分明,那“法轮功”邪教组织为何还要“既愚且诬”地炮制和炒作“活摘器官”谣言,究竟居心何在?这里且容小编来评评。
  一为博取关注。李洪志之流捏造“活摘器官”的谣言,可谓“用心良苦”。他们就想利用这种假信息、假报告的轰动效应,博取关注的眼球,吸引世人的眼光,“扯大旗作虎皮”。一则示弱装委屈,用栽赃陷害把自己侵犯人权的害人者伪装成“受害者”,以掩盖其残害生命的邪恶本质。这纯粹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另一方面,他们利用当今信息传播多渠道的负效应,不择手段地编造充满血腥的假新闻,迎合社会上的一些阴暗心理,蒙蔽对社会不满的特殊群体,迷惑误导、挑拨离间、挑起事端,危害社会稳定和谐,足见其居心叵测。
  二为讨好谄媚。从在经济贸易领域阻挠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到在人权领域、军事领域小题大做地指手画脚、大做文章,西方反华势力从未中断过对我进行西化、破坏的阴谋。李洪志之流在国外以“有奶就是娘”的可悲可耻心态,越来越紧地依靠和寄生在西方反华势力那棵大树上。据境外调查显示,西方反华势力扶持的法轮功金主“法轮功之友”,2001年至2005年期间组织了600万美元资助法轮功邪教组织;美国民主基金会慷慨资助法轮功的宣传机构,美国广播理事会不仅使用美国电台免费转发法轮功的“希望之声”广播,而且至2012年,还每年向“法轮功”成员经营的技术机构持续提供150万美元的资助。“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但与西方反华势力臭味相投、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而且充当了反华势力马前卒、“急先锋”。李洪志之流肆无忌惮地对我歪曲诬蔑,恬不知耻地对我恶意中伤,只为向主子们摇尾乞怜、讨好谄媚,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三为政治炒作。事实越来越证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所谓的“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不投靠任何政治势力”,不过是一层轻轻一捅就破的欺世谎言。他们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傀儡和工具,无中生有地编造“活摘器官”的谣传,采取抹黑、诋毁、诽谤的卑劣手段进行政治炒作,其目的就是想在意识形态领域误导社会舆论,妖魔化中国政府,扰乱我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当然,历史不容欺骗,公道自在人心,事实证明,谎言编得越离奇就越会引发世人的义愤和唾弃,结局只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谣言,指的是为达到意在贬低、损害他人或某种事物为目的,而捏造虚假信息, 迷惑误导特定群体或广大民众的行为。现实生活中,越是不占道理的人,才越会大声地血口喷人、胡搅蛮缠,以掩饰自己底气不足、内心虚弱,这也正是“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自画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谣言毕竟是谣言,连自己都不信,就不要再拿来骗人了。

不能让“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的进步

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
  日前,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在访问北京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时称,“中国建立的器官移植体系可以成为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的范本,中国将会成为器官捐献与移植强国。”
  马塞洛·索龙多还特别提醒,不能让法轮功的“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的进步。
  多年来,使用死囚器官治病救人是各国(包括美国)司空见惯做法。然而,十多年来,使用死囚器官成了西方敌对势力攻击中国的靶子。尤其是法轮功,以人权剥夺为靶子,混淆“使用死囚器官”和“活摘器官”,不关心是不是在使用死囚器官,更不关心千千万万器官衰竭病人需要救命,在西方反华势力中声嘶力竭喊出 “器官活摘”言论,制造中国“活摘器官”的假象和谣言。
  “人权报告”:中国摘取了150万名法轮功人员器官
  “活摘”谣言始于“苏家屯集中营”。 2006年3月,境外法轮功邪教媒体抛出,简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有1个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被割取身体器官后投入集中营内的焚尸炉焚烧,他们的身体器官随即被非法出售到全国各地乃至境外。
  去年6月22日,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授意下,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两个大卫(David Kilgour, David Matas)炮制的《大屠杀-血腥的摘取》中的数据是:西方某些反华势力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器官来源大部分来自法轮功等“良心犯”。“人权报告”还诬称,中国自2000年以来共摘取了150万名法轮功人员的器官。
  拨云见日,阴云遮不住太阳的光辉。事实真相呢?
  人权专家:“中国器官捐献移植是举世瞩目的世界范例”
  我国高度重视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近年来通过公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制定系列配套政策,成立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健全工作机制,推动器官捐献与移植依法规范开展。
  中国遵循国际上公认的伦理学原则,结合国情推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实现器官公正分配和可溯源管理,充分保障捐献者和接受者的权利,走出了一条体现国际惯例、符合中国实际的器官捐献与移植道路,初步建立起科学公正、遵循伦理、符合国情和文化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
  去年8月18日-23日,在香港召开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大会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先生作为唯一受邀嘉宾在本届大会上作了主旨发言,介绍了中国政府的做法和理念,得到与会人员的高度评价。
  今年的2月7日,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了“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黄洁夫先生在“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发言时提出“中国方案”,倡议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成立对成员国进行器官移植监管的特别委员会;在8月3日至5日,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在昆明召开,黄洁夫着重强调了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改革经过10多年来的艰苦探索,走出了一条既体现国际惯例、又结合中国具体国情的器官捐献和移植道路。
  《环球时报》专访黄洁夫时称,中国在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从艰难起步,到“中国的创新”,以及 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曾面临压力。黄洁夫说,中国在2007年中国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2011年把器官买卖和非自愿摘取器官纳入刑法调整范围,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司法途径来源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中国还制定了系列配套政策,成立了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推动器官捐献与移植依法规范开展。
  黄洁夫介绍说,2014年中国器官捐献中,80%来自公民捐献。当年12月3日,他代表中国政府宣布停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2015年,公民身后器官捐献达到2776例,创历史新高;2016年增长50%,达到4080例。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移植大国。
  尤为可喜的是,截至今年7月31日,中国大陆累计实现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突破1.2万例,捐献大器官超过3.45万个,完成捐献2866例。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的捐献总数,比2016年同期增长33%。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人权会议上说:“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是举世瞩目的‘中国模式’和世界范例”,并称赞中国在人体器官捐献及移植的立法和实践方面所做出的重要改革,称中国改革方向正确,行动迅速。
  学界质问:“应当问问散布谣言的人,他们的证据何在?”
  关于我国器官捐献及移植建设的本身,本身是一个伦理、科学和法治的命题。 黄洁夫先生在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大会说,“活摘器官”是法轮功组织胡说八道的谣言。近年来,多位国际权威专家就“中国活摘人体器官”的伪命题作出积极表态,现在列数几位大咖的表述: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外科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cio)教授接受采访时讲,“我认为有关针对中国器官移植议题充斥着政治的争论。应该去质问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是如何算出6至10万例活摘这个数据的?应当问问散布这些谣言的人,他们的证据何在?”
  在昆明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的媒体记者见面会上,《环球时报》记者问及澳洲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坎贝尔·弗雷泽教授,就‘法轮功’提出在中国大陆存在器官活摘的问题时,坎贝尔教授对流言蜚语进行了坚决的回击。他还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以我个人的名誉来担保,这种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在到中国的多次访问当中,去了OPO(器官获取组织),去了各医院,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们的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经过我的考证,没有任何的迹象可以表明器官来自于法轮功人员”。
  在马来西亚媒体《星报》网(thestar.com.my)刊文《器官移植专家驳斥法轮功谣言》,文中多位国际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的专家批驳了法轮功邪教组织捏造的所谓其信徒在中国被摘取器官的谣言。
  事实证明,法轮功甘当西方反华势力的马前卒,叫嚣的目的是破坏中国的政治形象,抹黑中国,把中国器官移植领域政治化、妖魔化和极端化。
  谣言止于智者。通过几位学界权威专家的言论,我们不难看到,我国器官移植和捐献工作,沿着伦理、科学和法治轨道,成为举世瞩目的“中国声音”、“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
  法轮功是伪科学、反科学的附法外道,如同马塞洛·索龙多关于“不能让法轮功的‘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进步”的提醒让我们看出,法轮功聒噪的器官“活摘”,是别出心裁的欺世遑论,最终是活活地、惨惨地栽自己跟头!

“活摘”最终黑了谁?

 
网络图片
  2006年3月,邪教法轮功媒体抛出所谓“苏家屯集中营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后焚尸”的惊天谣言,并持续发酵炒作“活摘”伪命题,其险恶用心就是要抹黑中国政府。然而,法轮功不仅未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相反却狠狠打了自己的脸。
  “活摘”,讪驳了李洪志“法身保护”邪说
 
  李洪志自称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法身无数,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为弟子提供全方位、全天候的“法身保护”,并称为每位大法弟子在地狱除了名。但是,法轮功在2006年3月声称,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有1个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的身体器官被“活摘”;2016年6月22日,法轮功又抛出《大屠杀-血腥的摘取》报告,声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器官来源除法轮功等“良心犯”。法轮功也不想想,编造此等谎言,他们将自己师父李洪志的“法身”置于何地!难道他们的师父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弟子的身体器官被“活摘”而见死不救吗?或者说,他们是有意要揭穿“师父”假神仙的面具吗?此外,这么多法轮功弟子被“活摘后焚尸”,让李洪志的“地狱除名”又做何解释?上述问题,李洪志及法轮功组织都无法自圆其说。所以说,法轮功的“活摘”谎言,是对李洪志所谓的“法身保护”“地狱除名”邪说的莫大讽刺和无情打脸。
  “活摘”,砸碎了李洪志的“真善忍”招牌
 
  “真善忍”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弘法”时的核心口号和“金字招牌”。李洪志一直用“真善忍”“做好人”来标榜自己,迷惑世人。可从法轮功无中生有炮制“苏家屯活摘”谎言中可以看出,法轮功根本不讲什么“真”;尽管通过世界各主流媒体、政府政要、专家学者,包括美国政府派员现场调查,证实“活摘”子虚乌有,就连昔日的法轮功骨干李昌、纪烈武等;法轮功的铁杆盟友,反华分子急先锋吴宏达、民运分子王丹也怒怼驳斥“活摘”谣言。然而,十多年来,法轮功依然死抱“活摘”不放,这说明了法轮功不“善”;法轮功抛出所谓的“器官活摘”后,明知这谎言已经被揭穿,但他们仍然不断进行政治炒作,企图通过不断重复谎言等心理暗示手法,使民众对“活摘”谎言信以为真,进而以此达到污蔑抹黑中国政府,从内部搞垮中国的目的,法轮功的“忍”又在何处?因此说,法轮功抛出“活摘”谎言,彻底砸碎了李洪志“真善忍”“做好人”的“金字招牌”。
  “活摘”,戳穿了李洪志的“不政治”谎言
 
  “不政治”是李洪志自我标榜和炫耀的“亮点”,也是法轮功的 “基本信条”。李洪志在《修炼者须知》中明确规定:“法轮大法学员,以修炼心性为本,绝对不得干涉国家政治,更不得参与任何政治性争端及活动,违者既不是法轮大法弟子,一切后果由当事人自己负责”。此后,李洪志又多次在其“经文”中表示对“政治”的不屑、不齿和深恶痛绝。他说:“从政治的出现就是肮脏的”,“当然我们就更不能参与政治,绝对不能参与政治”;“修炼的人是不干涉常人政治的,他只能是个政客”;“修炼的人无须管人间的闲事,更不要参与政治斗争”;“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参与政治”;“不投靠任何国内国外的政治势力”。他还曾发誓:“如果参与了政治,我就是在传邪法”;“利用我们大法参与政治,这是亵渎佛、亵渎法的肮脏心理行为。如果不去掉此心,绝不会圆满。”可是,法轮功配合西方反华势力捏造、传播“活摘”谣言,竭力抹黑中国形象,企图颠覆中国政府,难道这就是李洪志口口声声说的“不政治”吗?
  法轮功炮制、炒作“活摘”,不仅未对中国政府形象造成任何不利影响,相反,中国通过经常性的国际学术交流、参加、举办国际国内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让中国的国际地位与形象不断提升;也让法轮功的“活摘”谣言受到世界各方的纷纷谴责。法轮功可谓是应了那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还我血汗钱(视频)

纽约华人8月20日抗议郭文贵(视频)

郭文贵诽谤美国华人侨领 遭上门交涉(视频)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我们撬了你家的门4⃣️

我们撬了你家的门3⃣️

我们撬了你家的门2⃣️

我们撬了你家的门1⃣️

郭文贵酗酒发飙喷特朗普自爆流氓骗子行贿布莱尔

郭文贵嗜酒如命,尤喜红酒。8月14日,喝了三瓶红酒的郭文贵开始直播,醉话连篇,洋相出尽。他说:“我是流氓、骗子、下三烂”。这郭喷子,忒恶心了!!!
并狂喷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个烂得不能再烂的人,不讲信用,说话不算话。”
自爆贿赂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乘私人飞机,安排空姐陪。送给布莱尔5套西服7条领带,贿赂托尼.布莱尔300万美元是通过美国托尼.布莱尔基金会接收(有会计凭证照片)。
纽约当地时间8月19日,华人继续声讨大骗子、通缉犯郭文贵。他们举的牌子写着“郭文贵良心何在?”,“郭文贵罪行累累”,“郭文贵欠债还钱”等。




附图: DHrNDZ1VYAAugCc.jpg [删除]



附图: DHrLJhAUIAIV02f.jpg [删除]



附图: DHreOtmXcAIFtrq.jpg [删除]



附图: DHreIMnWAAIsqnV.jpg [删除]



附图: DHrJBl4U0AAi3UJ.jpg [删除]



附图: DHmECa_V0AEhTLU.jpg [删除]



附图: DHl26GMWsAAieOg.jpg [删除]



附图: DHl3CZnXYAAuk02.jpg [删除]

郭文贵与T&M公司Robert谈话

郭文贵未结小官司后面的真相

郭文贵贿赂托尼布莱尔

郭文贵贿赂托尼布莱尔二

郭文贵与美国前国防部长Johnson谈话

郭文贵评价特朗普

2017年8月19日星期六

布莱尔躺着中枪,网爆郭文贵贿赂英国前首相


美国社交平台推特发表一位匿名中国推友爆料推文,指控流亡美国的中国房地产富商郭文贵与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有合作交往,涉嫌贿赂。推文晒晾音频与单据,指布莱尔笑纳多套高级西装与领带。此前布莱尔方面承认与郭文贵认识10多年,并接受郭文贵募捐。

据香港东网今天报道,涉嫌贿赂潜逃美国而被中方通过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的内地商人郭文贵,再惹是非。一名网民18日在社交网站twitter上载一段疑与郭文贵有关的录音,当中一女声在电话中留言给「领导」,向他汇报接待「T.B.先生」的情况。她称「T.B.先生」已在两名女士陪同下,购买了五套西服和七条领带,且感到很开心。她还汇报,已通知「T.B.先生」一方,领导回到纽约后将与他见面。
该网民又在网贴中,附上一张疑似是郭文贵与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同桌用餐的合照,不过网贴未有提及照片拍摄时间、地点,或其他详情。
网贴另有两张照片,分别是在英国伦敦用餐和美国纽约购物的单据。
报道说,暂未知录音中提到的「T.B.先生」,是否指托尼布莱尔。录音中提及领导是否指郭文贵,也未可知。
报道说,中国媒体「财新网」此前爆料指郭文贵与布莱尔交往密切时,布莱尔办公室相关人士曾回应称,郭文贵作为布莱尔的朋友,两人已认识十年。郭文贵曾是布莱尔慈善工作的捐款人。回应还说布莱尔从未与郭文贵签署商业方面的合同,也未因此收取费用,并说布莱尔的公司亦是如此。

知情人爆料郭文贵精神失常两次酗酒后因酒精中毒被抢救

据岳庆芝女士透露,郭文贵现在精神状态很不好,失眠、酗酒,今年已经因酒精中毒两次抢救。郭文贵现在疯了,谁的话也不听,跟他多年的厨师、保镖、司机都觉得郭的路走不通。郭文贵现在动不动就跟身边的人发脾气,对谁也不信任。
IMG_0156.JPG (122.92 KB, 下载次数: 0)
IMG_0156.JPG
IMG_0189.JPG (178.97 KB, 下载次数: 0)
IMG_0189.JPG
IMG_0051.JPG (72.29 KB, 下载次数: 0)
IMG_005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