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专家批驳“活摘”谣言的几个角度(图)

最近在昆明召开的2017年全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会议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在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令人瞩目的巨大成就。会议通报,2016年度,中国完成器官捐献4080例,器官移植手术13263例,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二,创历史新高。2017年前7个月,完成捐献2866例,同比增长33%。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初见成效,我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已近30万。这些经得起检验的数据,让“中国模式”普受赞誉,再次打脸“活摘”谣言。
  自从2006年3月法轮功抛出“苏家屯集中营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的惊天谎言以来,它就一直受到来自各国政府、民众、媒体、专家的质疑。特别是许多专家学者,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几乎无人相信“活摘”谣言(很少有真正的专家公开支持“活摘”谎言),而对“活摘”谣言抱质疑、批判态度的则很多。笔者要说的是,专家批活摘,角度各不同。
  有的从见证者的角度,指出“活摘”说法的虚假
  澳洲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坎贝尔?弗雷泽教授在今年6月的澳大利亚议会听证会上,就曾厉声驳斥法轮功的“活摘”谎言。最近,坎贝尔出席在昆明召开的2017年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并接受记者采访。他在采访中说:“首先这些练习‘法轮功’的人,他们总是觉得,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说法之后,没有人会去到中国国内来进行查证……就会有人偏听偏信。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就是如今其实我们和中国的各位同事是有着很多的交流,包括我自己都是多次来到了中国的国内,也亲眼看到了中国的一些做法,所以,我甚至都可以以我个人的名誉来担保,这种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在到中国的多次访问当中,去了OPO(器官获取组织),去了各医院,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们的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第二点就是关于‘法轮功’的这些人,他们宣称说有数据来支撑,但是我们也可以发现他们的这些数据均系造假数据,因为我自己是同在澳大利亚、台湾、纽约多地声称自己是练‘法轮功’的这些人也是了解过的……经过我的考证,没有任何的迹象可以表明器官来自于法轮功人员。”“早上同事在观看我们说的器官捐献者他们捐献的善行的时候,我们在台上的这些专家,都落下了感动的眼泪。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捐献者是真正的英雄……所有种种,让我有深信,就是上述您说到的这种‘法轮功’宣称的‘活摘’器官,是完全无根据的指责。”坎贝尔教授亲见了中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发展,接触过参与宣传“活摘”的法轮功人员,亲见了中国器官捐献者的感人善行,他的观点源于亲见、亲历,难以推翻。
 
坎贝尔·弗雷泽教授当场驳斥“法轮功”捏造的“活摘”谣言
  有的从技术角度,痛斥“活摘”数字的荒唐
  世界卫生组织(WHO)器官移植项目主任何塞·努涅斯表示,他曾听到有关中国器官移植数量揣测的报道,声称中国每年有六万至十万个器官移植,并尝试把这些数字与使用死囚器官关联在一起,作为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监管世界移植工作的官员,同时作为移植外科医师,他可以从专业的角度,肯定这个相等于全球器官移植数量的数字是不可能的。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同样进行了专业的数据分析,他指出,中国在2015年捐赠器官数字有10057例,只占了全球总量的8.5%;同年中国使用的免疫抑制药物,约占全世界的8%,与上述数字吻合。这些数据说明,中国在器官移植方面“一直是清白”的,法轮功硬要让中国的移植数量与全世界总数相同,只能是贻笑天下。
  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格雷戈里·格洛巴在其《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轮功》中,写有《算术是法轮功的最大克星》一节。他指出,按法轮功的说法,苏家屯医院在2005年一年中摘取了4000人的器官,每天要杀11人。而一个手术室一天不宜超过3例手术,以免违反消毒规定。这样算来,一天做11例器官摘取手术,苏家屯医院至少要有四个手术室,至少要有12名医生,还不能安排普通手术。试问,拥有330张床位的苏家屯中西结合血栓病医院究竟有几个手术室?格洛巴分析道:“这个问题简单而关键,可以衡量所有指控是否站得住脚,然而法轮功媒体和‘证人’均无言以对。一个化名为‘安妮’的女证人,却不知道自己曾工作的医院里有几个手术室,其在苏家屯医院当外科大夫的丈夫,竟然对此也一无所知。” 格洛巴先生一算账,“活摘”数字便露出了其荒唐相。
 
  何塞·努涅斯盛赞中国在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的成就
  有的从道德角度,谴责“活摘”炮制者的卑鄙
  2016年8月份在香港召开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在谈到学术造假,加拿大的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等人为获取政治利益而用伪造数据欺骗大众的话题时,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器官移植科主任迈克尔?米利斯指出:“他们编造的故事是臭名昭著的。”
  远在美国的国际器官移植协会(TTS)前主席、哈佛医学院外科教授Francis Deimonico虽然未来到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现场,但也透过视像对话回应记者的问题。他提到,自己曾出席过美国国会针对中国器官移植的听证会,认为有关议题充斥着政治的争论,“但我们关心的是病人,而不是政治”,委婉地批评了法轮功及其支持者造谣中伤,故意将医学问题政治化,认为是一种不道德、不诚实的卑鄙行为。
 
  有的从目的角度,剖析“活摘”谣言用心险恶
  乌克兰的著名作家、新闻记者和反邪教人士德米特里?格拉诺夫认为:“‘苏家屯活摘案’是当今国际邪教信息对抗活动的一个典型表现。法轮功组织通过散布谣言,在普通人群中传播不实信息,目的是要让社会和国家或某些机构和组织混淆是非……可以认为,国际邪教法轮功媒体炮制的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虚假信息具有国际信息战性质,旨在诽谤中国政府。”
  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中国问题观察家、公共关系领域资深专家Richard Burger认为,法沦功组织谙熟媒体之道,在“苏家屯活摘案”中通过激起争议和“以情动人”地扭曲事实,达到了吸引全球公众注意的目的。
  2013年3月4日,英国科学助理研究员Emma Markham在博客发表文章,指出法沦功在网上和宣传资料上的案例无从查证,关于中国警察滥用酷刑的许多说法纯属捏造,没有证据证明所谓活摘器官的指控是真实的。认为法沦功声称受到迫害,实则以此博得同情和支持。Emma Markham还认为,不应把法沦功当成一个和平的冥想类宗教,而是当成一个操纵信徒攻击电视台、实施大规模自杀和杀害信徒家人的危险邪教。
 
  Emma Markham
  有的从考证角度,指出“活摘”图片的虚假
  2007年,印度外科医生兰博德克(Rambodoc)在博客(rambodoc.Wordpress.com)上发表文章《法沦功走入歧途了吗?》,从医学专业人士的角度对法沦功炮制的“受迫害”图片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文章认为,有些图片与文字中描述的伤害情形并不一致,“从医学上讲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查尔斯·刘在复贴中称,美国务院曾通过秘密调查认为“法轮功”有关活体解剖的说法不可信,“法轮功”曾向“器官摘取报告”的作者大卫·乔高付钱。查尔斯·刘建议Rambodoc呼吁“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将有关图片删除。
  美国资深外科医生肯尼思?马托克斯(Kenneth Mattox)等医学专业人士曾研究过家住印度的外科医生兰博德克(Rambodoc)在其《法轮功走入歧途了吗?》中对法轮功“受迫害”图片提出的质疑,结论均认为图片是捏造的。
  美国著名反邪教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在其文章中指出:“法沦功发表声明称其在中国的追随者被活摘掉器官后被焚烧,为此还附上了一些看似是尸体在火葬场被焚烧的照片。但法沦功的这些谎言后来被《上海日报》曝了光,那看似是火葬场的地方其实只是位于中国沈阳的一处带有红砖烟囱的民用锅炉房。”
 
  罗斯接受采访的视频截图
  综上所述,正可谓:“活摘”谣言声名狼藉,专家批驳功不可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