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的进步

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
  日前,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在访问北京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时称,“中国建立的器官移植体系可以成为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国家的范本,中国将会成为器官捐献与移植强国。”
  马塞洛·索龙多还特别提醒,不能让法轮功的“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的进步。
  多年来,使用死囚器官治病救人是各国(包括美国)司空见惯做法。然而,十多年来,使用死囚器官成了西方敌对势力攻击中国的靶子。尤其是法轮功,以人权剥夺为靶子,混淆“使用死囚器官”和“活摘器官”,不关心是不是在使用死囚器官,更不关心千千万万器官衰竭病人需要救命,在西方反华势力中声嘶力竭喊出 “器官活摘”言论,制造中国“活摘器官”的假象和谣言。
  “人权报告”:中国摘取了150万名法轮功人员器官
  “活摘”谣言始于“苏家屯集中营”。 2006年3月,境外法轮功邪教媒体抛出,简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有1个集中营,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三分之二被割取身体器官后投入集中营内的焚尸炉焚烧,他们的身体器官随即被非法出售到全国各地乃至境外。
  去年6月22日,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授意下,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两个大卫(David Kilgour, David Matas)炮制的《大屠杀-血腥的摘取》中的数据是:西方某些反华势力称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器官来源大部分来自法轮功等“良心犯”。“人权报告”还诬称,中国自2000年以来共摘取了150万名法轮功人员的器官。
  拨云见日,阴云遮不住太阳的光辉。事实真相呢?
  人权专家:“中国器官捐献移植是举世瞩目的世界范例”
  我国高度重视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近年来通过公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制定系列配套政策,成立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健全工作机制,推动器官捐献与移植依法规范开展。
  中国遵循国际上公认的伦理学原则,结合国情推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实现器官公正分配和可溯源管理,充分保障捐献者和接受者的权利,走出了一条体现国际惯例、符合中国实际的器官捐献与移植道路,初步建立起科学公正、遵循伦理、符合国情和文化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
  去年8月18日-23日,在香港召开的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大会上,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先生作为唯一受邀嘉宾在本届大会上作了主旨发言,介绍了中国政府的做法和理念,得到与会人员的高度评价。
  今年的2月7日,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了“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黄洁夫先生在“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发言时提出“中国方案”,倡议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成立对成员国进行器官移植监管的特别委员会;在8月3日至5日,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在昆明召开,黄洁夫着重强调了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改革经过10多年来的艰苦探索,走出了一条既体现国际惯例、又结合中国具体国情的器官捐献和移植道路。
  《环球时报》专访黄洁夫时称,中国在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从艰难起步,到“中国的创新”,以及 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曾面临压力。黄洁夫说,中国在2007年中国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2011年把器官买卖和非自愿摘取器官纳入刑法调整范围,自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司法途径来源器官,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中国还制定了系列配套政策,成立了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推动器官捐献与移植依法规范开展。
  黄洁夫介绍说,2014年中国器官捐献中,80%来自公民捐献。当年12月3日,他代表中国政府宣布停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公民捐献成为唯一合法来源。2015年,公民身后器官捐献达到2776例,创历史新高;2016年增长50%,达到4080例。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移植大国。
  尤为可喜的是,截至今年7月31日,中国大陆累计实现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突破1.2万例,捐献大器官超过3.45万个,完成捐献2866例。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的捐献总数,比2016年同期增长33%。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人权会议上说:“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是举世瞩目的‘中国模式’和世界范例”,并称赞中国在人体器官捐献及移植的立法和实践方面所做出的重要改革,称中国改革方向正确,行动迅速。
  学界质问:“应当问问散布谣言的人,他们的证据何在?”
  关于我国器官捐献及移植建设的本身,本身是一个伦理、科学和法治的命题。 黄洁夫先生在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大会说,“活摘器官”是法轮功组织胡说八道的谣言。近年来,多位国际权威专家就“中国活摘人体器官”的伪命题作出积极表态,现在列数几位大咖的表述: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外科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cio)教授接受采访时讲,“我认为有关针对中国器官移植议题充斥着政治的争论。应该去质问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是如何算出6至10万例活摘这个数据的?应当问问散布这些谣言的人,他们的证据何在?”
  在昆明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的媒体记者见面会上,《环球时报》记者问及澳洲格里菲斯大学教授坎贝尔·弗雷泽教授,就‘法轮功’提出在中国大陆存在器官活摘的问题时,坎贝尔教授对流言蜚语进行了坚决的回击。他还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以我个人的名誉来担保,这种说法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在到中国的多次访问当中,去了OPO(器官获取组织),去了各医院,没有看到任何迹象表明他们的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经过我的考证,没有任何的迹象可以表明器官来自于法轮功人员”。
  在马来西亚媒体《星报》网(thestar.com.my)刊文《器官移植专家驳斥法轮功谣言》,文中多位国际器官捐献与移植领域的专家批驳了法轮功邪教组织捏造的所谓其信徒在中国被摘取器官的谣言。
  事实证明,法轮功甘当西方反华势力的马前卒,叫嚣的目的是破坏中国的政治形象,抹黑中国,把中国器官移植领域政治化、妖魔化和极端化。
  谣言止于智者。通过几位学界权威专家的言论,我们不难看到,我国器官移植和捐献工作,沿着伦理、科学和法治轨道,成为举世瞩目的“中国声音”、“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
  法轮功是伪科学、反科学的附法外道,如同马塞洛·索龙多关于“不能让法轮功的‘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进步”的提醒让我们看出,法轮功聒噪的器官“活摘”,是别出心裁的欺世遑论,最终是活活地、惨惨地栽自己跟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