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双重造假的“5·13”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地给弟子们“讲法”,比如,2017年的《大法弘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就是在所谓的“法轮大法日”炮制出来的,以显示和衬托这个日子的“不同凡响”。
  笔者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之所以把5月13日定为“法轮大法日”,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点,这一天是李洪志的所谓“生日”;二是据说这一天是李洪志初次“传法”和“办班”的日子;第三点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儿,因为这一天是释迦牟尼的生日,而将李洪志的“出生日”和“法轮大法”的开传与佛祖的生日放在“同一天”,这就给李洪志和“法轮功”注入了神秘的“佛性”,无异给李洪志和“法轮功”罩上了一层迷人耀眼的外衣。
  然而,令“法轮功”痴迷者大跌眼镜的是:李洪志既不是1951年的5月13日出生的,“法轮大法”也不是在这个日子开始传出的,在这个对“法轮功”痴迷者来讲无比“重要”、无比“神圣”的节日问题上,李洪志却撒下了双重的弥天大谎。
  关于李洪志如何编造和改动自己的生日,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许多文章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有理有据的揭露,李洪志在编造自己身世时,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并亲自涂改和重新办理了身份证。但在其过去填写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入团志愿书》以及1986年12月31日办理和1991年3月31日补办的身份证上,他的出生日期均为1952年7月7日。对此,加拿大《华侨时报》所刊载的一名原“法轮功”练习者的文章中,谈到当年他对李洪志改动生日的看法:李洪志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变成了1951年5月13日,这样的改动一时让人不得要领。直到1994年6月版《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后来的《转法轮·小传》中在“李洪志先生1951年5月13日”之后加上了“(阴历四月初八)”,才让人看明白原来1951年5月13日是佛教中的佛诞日,李洪志的意思显然是他和佛祖释迦牟尼同一天出生的,改生日的玄机原来如此。
  那么,一个问题出现了,1951年的5月是李洪志的父母刚刚处对象的时间,李洪志为什么不将自己的生日改为1952年5月13日,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给人留下“私生子”的话柄呢?据《华侨时报》刊载的文章中讲:李洪志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1952年阴历四月初八,刚好是公历5月1日,这和“五一”国际劳动节发生了冲突,实在难以突出李洪志神化自己为“佛祖转世”的构想。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相传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佛诞日”,李洪志将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其目的是为了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这样,借助“名人效应”,李洪志的“知名度”和“佛威”很快在“法轮功”痴迷者中间传扬和树立起来,为自己一步步成为所自诩的“宇宙主佛”,成为“法轮功”的邪教教主奠定了舆论基础。
  那么,当年“法轮功”的第一期气功班的开办日期是否就是5月13日呢?据当年亲自参加过李洪志在长春第一次办班的原“法轮功”练习者余氓讲,李洪志所办的第一期气功班的时间是1992年5月15日至25日,李洪志在长春第五中学阶梯教室开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培训班,时间根本不是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蓄意把首期办班时间改为5月13日,是李洪志后来随着野心的膨胀,意识到了这个“佛诞日”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是可以被他利用来神化自己,因而在第一期办班的时间上动了手脚、造了假。另外,李洪志前不久发表的那篇《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的所谓“经文”中,李洪志妄想把“法轮功”作为宗教团体,以宗教的名义注册,其实在他改动自己生日的时候或许就已经隐藏了这样的企图。
  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看到那些“法轮功”痴迷者是那样的兴奋和激动,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向李洪志发去生日祝福与贺词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为这些被欺骗和愚弄了的“法轮功”受害者感到悲哀与不幸,也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明目张胆、恬不知耻地欺骗弟子而感到愤慨与震怒!可悲的是,这些被深度洗脑的“法轮功”痴迷者还在为李洪志大唱颂歌,搞个人崇拜而毫不自知。希望那些仍在痴迷中的“法轮功”受害者擦亮自己的眼睛,多看一些揭露李洪志身世和“法轮功”欺骗性的视频与文章,早日明白李洪志和“法轮功”的骗人真面目,不要再受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的蒙蔽和欺骗,不要再把5月13日当成一个“神圣”和“超凡”的日子去“纪念”了,要尽快挣脱“法轮功”的精神枷锁,过上幸福而美好的人生!

“法轮功”阻扰抗震救灾尽显邪教本质(图)

5月12日到了,10年前的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级强烈地震,造成数万人丧生,举国悲痛。然而,毫无人性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却在美国纽约法拉盛敲锣打鼓庆祝,称是对中国政府的报应,并阻挠当地华人赈灾募捐。“法轮功”组织的言行激起了当地华人的公愤,纽约华人自发聚集起来与“法轮功”进行了为其十天的对峙,这场正邪大战也彻底暴露了“法轮功”的邪恶本质。 
  李洪志鼓吹地震是恶报
  李洪志鼓吹,一个人做了坏事就会产生“业力”,“业力”太大就会生病、遭灾难。一个地区“业力”太大就会发生地震,中国发生天灾人祸,是因为中国政府取缔了“法轮功”。李洪志说,“人不治天治,人类发生劫难的时候,都处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大面积的人有了业力怎么办?那就会出现地震、火灾、水灾,甚至是瘟疫和战争。”“告诉大家,中国大陆上所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正因为如此,纽约法拉盛的法轮功团体才会毫无人性地敲锣打鼓进行庆祝,原来都是拜李洪志所赐。李洪志的这一番奇谈怪论用心险恶,地震等自然灾害是人们说不愿看到的,中国之大在某个地方发生自然灾害也不足为奇,李洪志却借此贩卖他的“法轮功”,并为“法轮功”被取缔鸣冤叫屈,这就充分暴露了“法轮功”的丑恶本质,对此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法轮功”鼓吹修炼保平安
  在同期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法轮功”媒体鼓吹在汶川大地震中,修炼“法轮功”得“福报”,保平安。称在汶川地震有许多实例,很多有缘人都幸运的躲过了灾难。试问,同样处于震中地区,地震坠落物像长了眼睛,光砸常人,就是砸不到修炼“法轮功”人员的头,这可能吗?这与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吹嘘有他的“法身保护”,弟子不怕汽车撞、钢管子高空坠落砸不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法轮功”媒体还宣扬说,有人诚念“法轮功”的“九字真言”,地震中啥事没有,平安无事。试问,地震来临时,也就是几秒、十几秒的事,很多人甚至都反应不过来,哪有时间去默念“九字真言”呀,“法轮功”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信口雌黄瞎胡编吗?编造此类“神迹”故事,不过是借机发国难财,推销和贩卖“法轮功”邪教罢了。
 
  李洪志叫嚣做慈善是办坏事
  做慈善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体现的是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然而,李洪志却极力叫嚣做慈善是办坏事。李洪志认为,自然灾害是神在淘汰人,如果搞慈善活动,赈灾募捐,对遇难者进行救助,使其脱离死亡或痛苦,就会使人“欠债不还”,就是在办坏事。李洪志说,“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正是在李洪志邪说的蛊惑下,纽约法拉盛“法轮功”人员才会阻扰当地华人的赈灾募捐,他们的意思就是地震中的灾民就应该被“销毁”、“淘汰”,这是多么荒唐的逻辑呀?这样的冷血动物似乎更应该从地球上“销毁”才对呢。
  灾难来临时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本来面目,“5.12”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在祭奠汶川大地震死难同胞的同时,也认清了“法轮功”的丑恶本质。

李洪志新“经文”难解的矛盾

最近,“法轮功”网站发表了一篇超短的李洪志“经文”(简称《定义》),称“法轮功”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 
  李洪志如此“定义”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一来让“法轮功”冒充宗教,通过注册“宗教团体”,将自己的邪教身份“洗白”;一来便于继续诬蔑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宗教迫害”;三来好为西方反华势力替该邪教站台提供法律依据;四来可以给“法轮功”某些营利项目(如“神韵”演出)避税逃税(参见萧风《法轮功打着宗教名义注册非盈利组织(图)》,凯风网2012-07-23)。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管李洪志多么的狡诈多变,这只是为邪教迭变引入的注脚。
  “法轮功绝不是宗教”与实行宗教注册的矛盾难解
  李洪志一直强调“法轮功绝不是宗教”,有白纸黑字为证:“历史上我们没有走入宗教。现在我们大部份是在常人中修炼,他就不是宗教。”(《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1994年9月18日)“其实,我传这个东西不是宗教。”(《转法轮(卷二)·在大屿山讲法》)“我们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我绝不搞宗教,我们法轮大法也绝不是宗教。”(《北美首届法会讲法》,1998年3月29-30日)听听,连用两个“绝不”,说得多么果断决绝。什么是“绝不”?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承认“法轮功”是宗教。既然如此,怎么突然“可以用宗教注册”了呢?这种前后不一的矛盾,让弟子如何去理解,更别提去执行了。
  “修炼人凌驾于法律”与遵守常人法律的疑云难除
  李洪志一向矮化人类、鄙视常人,更贬低、藐视公众的法律。首先,李洪志胡说法律没有出路:“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的限制人,封闭人”“这个法律定的太多了,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法律最后就没出路了。”其次,李认为大法弟子可以凌驾于法律:“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作为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再次,李洪志妄言他的“大法”超越人类法律:“大家知道这本书他不是一般的书,他是法。我们人类社会也有不同的法律,……而我今天所教你的,远远的超出了人类社会所有的学说和一切常人之法。”李洪志实际上就是让弟子藐视、超越常人法律,谨遵他的“大法”。然而,这次李洪志却改口说“为了符合常人法律,可以用宗教注册”云云,到底要遵从于他的“大法”还是要遵守常人的法律,岂不是弟子从此受到了机械的限制,甚至连常人都不如?
  “大法神不必顾忌常人”与主宰常人社会的指望落空
  短短一篇《定义》,李洪志三次提到“常人”:“常人的社会”、“常人法律”、“常人的定义”,面对常人的态度毕恭毕敬。这实在太反常了。要知道,李洪志可是向大法弟子郑重宣布过:“你们就是神,是一切的主宰,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至于说常人怎么认识,大法弟子不管他。”(《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既然,“大法神”主宰一切,“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为什么在“法轮功是不是宗教的问题”上,李洪志忽然变脸,提出“符合常人法律”、“常人的定义”呢?说好的主宰常人社会,却被常人社会所主宰,让所有弟子从高空坠落人间,所有的指望全部落空。

动漫:为李洪志“祝寿”的冤魂

2018年5月14日星期一

[凯风出品] 多人听完李洪志“讲法”后发病栽倒

”主佛“的人生轨迹(视频第二集)

”主佛“的人生轨迹(视频第二集)

”主佛“的人生轨迹(视频第一集)

李美歌对网友们这样说,泪奔

中国反邪教: 李洪志关于用宗教包装法轮功经文难解的矛盾

中国反邪教: 李洪志关于用宗教包装法轮功经文难解的矛盾: 最近,法轮功网站发表了一篇超短的李洪志“经文”(简称《定义》),称“法轮功”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   李洪志如此“定义”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一来让“法轮功”冒充宗教,通过注册“宗教团体”,将自己的邪教身份“洗白”;一来便于继续诬蔑中国...

中国反邪教: 法轮功阻扰抗震救灾尽显邪教本质(图)

中国反邪教: 法轮功阻扰抗震救灾尽显邪教本质(图): 5月12日到了,10年前的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级强烈地震,造成数万人丧生,举国悲痛。然而,毫无人性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却在美国纽约法拉盛敲锣打鼓庆祝,称是对中国政府的报应,并阻挠当地华人赈灾募捐。“法轮功”组织的言行激起了当地华人的公愤,纽约华人自发聚集起来与“法...

4月23日,李洪志发布新经文称,法轮功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这篇经文与李洪志此前的说法有三大矛盾。http://chinafanxiejiao.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5.html …

4月23日,李洪志发布新经文称,法轮功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这篇经文与李洪志此前的说法有三大矛盾。

法轮功阻扰纽约华人为汶川大地震募捐赈灾,证明李洪志不真不善不忍,邪教就是祸国殃民的邪教。 http://chinafanxiejiao.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13.html …

法轮功阻扰纽约华人为汶川大地震募捐赈灾,证明李洪志不真不善不忍,邪教就是祸国殃民的邪教。

孙悟空捉妖记,在美国纽约奥兰治县鹿苑镇抓到一个妖怪——“宇宙主佛”李洪志。

孙悟空捉妖记,在美国纽约奥兰治县鹿苑镇抓到一个妖怪——“宇宙主佛”李洪志。

2018年5月13日星期日

动漫·李洪志郑州行骗记

中国逃犯#李洪志其人其事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地给弟子们“讲法”,比如,2017年的《大法弘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就是在所谓的“法轮大法日”炮制出来的,以显示和衬托这个日子的“不同凡响”。

李洪志为啥将生日改为5月13日(图)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地给弟子们“讲法”,比如,2017年的《大法弘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就是在所谓的“法轮大法日”炮制出来的,以显示和衬托这个日子的“不同凡响”。

  笔者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之所以把5月13日定为“法轮大法日”,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点,这一天是李洪志的所谓“生日”;二是据说这一天是李洪志初次“传法”和“办班”的日子;第三点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儿,因为这一天是释迦牟尼的生日,而将李洪志的“出生日”和“法轮大法”的开传与佛祖的生日放在“同一天”,这就给李洪志和“法轮功”注入了神秘的“佛性”,无异给李洪志和“法轮功”罩上了一层迷人耀眼的外衣。


  然而,令“法轮功”痴迷者大跌眼镜的是:李洪志既不是1951年的5月13日出生的,“法轮大法”也不是在这个日子开始传出的,在这个对“法轮功”痴迷者来讲无比“重要”、无比“神圣”的节日问题上,李洪志却撒下了双重的弥天大谎。
  关于李洪志如何编造和改动自己的生日,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许多文章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有理有据的揭露,李洪志在编造自己身世时,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并亲自涂改和重新办理了身份证。但在其过去填写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入团志愿书》以及1986年12月31日办理和1991年3月31日补办的身份证上,他的出生日期均为1952年7月7日。对此,加拿大《华侨时报》所刊载的一名原“法轮功”练习者的文章中,谈到当年他对李洪志改动生日的看法:李洪志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变成了1951年5月13日,这样的改动一时让人不得要领。直到1994年6月版《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后来的《转法轮·小传》中在“李洪志先生1951年5月13日”之后加上了“(阴历四月初八)”,才让人看明白原来1951年5月13日是佛教中的佛诞日,李洪志的意思显然是他和佛祖释迦牟尼同一天出生的,改生日的玄机原来如此。




  那么,一个问题出现了,1951年的5月是李洪志的父母刚刚处对象的时间,李洪志为什么不将自己的生日改为1952年5月13日,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给人留下“私生子”的话柄呢?据《华侨时报》刊载的文章中讲:李洪志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1952年阴历四月初八,刚好是公历5月1日,这和“五一”国际劳动节发生了冲突,实在难以突出李洪志神化自己为“佛祖转世”的构想。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相传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佛诞日”,李洪志将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其目的是为了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这样,借助“名人效应”,李洪志的“知名度”和“佛威”很快在“法轮功”痴迷者中间传扬和树立起来,为自己一步步成为所自诩的“宇宙主佛”,成为“法轮功”的邪教教主奠定了舆论基础。
  那么,当年“法轮功”的第一期气功班的开办日期是否就是5月13日呢?据当年亲自参加过李洪志在长春第一次办班的原“法轮功”练习者余氓讲,李洪志所办的第一期气功班的时间是1992年5月15日至25日,李洪志在长春第五中学阶梯教室开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培训班,时间根本不是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蓄意把首期办班时间改为5月13日,是李洪志后来随着野心的膨胀,意识到了这个“佛诞日”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是可以被他利用来神化自己,因而在第一期办班的时间上动了手脚、造了假。另外,李洪志前不久发表的那篇《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的所谓“经文”中,李洪志妄想把“法轮功”作为宗教团体,以宗教的名义注册,其实在他改动自己生日的时候或许就已经隐藏了这样的企图。
  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看到那些“法轮功”痴迷者是那样的兴奋和激动,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向李洪志发去生日祝福与贺词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为这些被欺骗和愚弄了的“法轮功”受害者感到悲哀与不幸,也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明目张胆、恬不知耻地欺骗弟子而感到愤慨与震怒!可悲的是,这些被深度洗脑的“法轮功”痴迷者还在为李洪志大唱颂歌,搞个人崇拜而毫不自知。希望那些仍在痴迷中的“法轮功”受害者擦亮自己的眼睛,多看一些揭露李洪志身世和“法轮功”欺骗性的视频与文章,早日明白李洪志和“法轮功”的骗人真面目,不要再受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的蒙蔽和欺骗,不要再把5月13日当成一个“神圣”和“超凡”的日子去“纪念”了,要尽快挣脱“法轮功”的精神枷锁,过上幸福而美好的人生!

纽约华人自发聚集 痛骂法轮功

中国反邪教: 李洪志为啥将生日改为5月13日(图)

中国反邪教: 李洪志为啥将生日改为5月13日(图):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

李洪志为啥将生日改为5月13日(图)

李洪志为啥将生日改为5月13日(图)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地给弟子们“讲法”,比如,2017年的《大法弘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就是在所谓的“法轮大法日”炮制出来的,以显示和衬托这个日子的“不同凡响”。

  笔者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之所以把5月13日定为“法轮大法日”,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点,这一天是李洪志的所谓“生日”;二是据说这一天是李洪志初次“传法”和“办班”的日子;第三点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儿,因为这一天是释迦牟尼的生日,而将李洪志的“出生日”和“法轮大法”的开传与佛祖的生日放在“同一天”,这就给李洪志和“法轮功”注入了神秘的“佛性”,无异给李洪志和“法轮功”罩上了一层迷人耀眼的外衣。


  然而,令“法轮功”痴迷者大跌眼镜的是:李洪志既不是1951年的5月13日出生的,“法轮大法”也不是在这个日子开始传出的,在这个对“法轮功”痴迷者来讲无比“重要”、无比“神圣”的节日问题上,李洪志却撒下了双重的弥天大谎。
  关于李洪志如何编造和改动自己的生日,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许多文章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有理有据的揭露,李洪志在编造自己身世时,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并亲自涂改和重新办理了身份证。但在其过去填写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入团志愿书》以及1986年12月31日办理和1991年3月31日补办的身份证上,他的出生日期均为1952年7月7日。对此,加拿大《华侨时报》所刊载的一名原“法轮功”练习者的文章中,谈到当年他对李洪志改动生日的看法:李洪志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变成了1951年5月13日,这样的改动一时让人不得要领。直到1994年6月版《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后来的《转法轮·小传》中在“李洪志先生1951年5月13日”之后加上了“(阴历四月初八)”,才让人看明白原来1951年5月13日是佛教中的佛诞日,李洪志的意思显然是他和佛祖释迦牟尼同一天出生的,改生日的玄机原来如此。




  那么,一个问题出现了,1951年的5月是李洪志的父母刚刚处对象的时间,李洪志为什么不将自己的生日改为1952年5月13日,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给人留下“私生子”的话柄呢?据《华侨时报》刊载的文章中讲:李洪志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1952年阴历四月初八,刚好是公历5月1日,这和“五一”国际劳动节发生了冲突,实在难以突出李洪志神化自己为“佛祖转世”的构想。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相传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佛诞日”,李洪志将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其目的是为了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这样,借助“名人效应”,李洪志的“知名度”和“佛威”很快在“法轮功”痴迷者中间传扬和树立起来,为自己一步步成为所自诩的“宇宙主佛”,成为“法轮功”的邪教教主奠定了舆论基础。
  那么,当年“法轮功”的第一期气功班的开办日期是否就是5月13日呢?据当年亲自参加过李洪志在长春第一次办班的原“法轮功”练习者余氓讲,李洪志所办的第一期气功班的时间是1992年5月15日至25日,李洪志在长春第五中学阶梯教室开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培训班,时间根本不是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蓄意把首期办班时间改为5月13日,是李洪志后来随着野心的膨胀,意识到了这个“佛诞日”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是可以被他利用来神化自己,因而在第一期办班的时间上动了手脚、造了假。另外,李洪志前不久发表的那篇《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的所谓“经文”中,李洪志妄想把“法轮功”作为宗教团体,以宗教的名义注册,其实在他改动自己生日的时候或许就已经隐藏了这样的企图。
  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看到那些“法轮功”痴迷者是那样的兴奋和激动,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向李洪志发去生日祝福与贺词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为这些被欺骗和愚弄了的“法轮功”受害者感到悲哀与不幸,也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明目张胆、恬不知耻地欺骗弟子而感到愤慨与震怒!可悲的是,这些被深度洗脑的“法轮功”痴迷者还在为李洪志大唱颂歌,搞个人崇拜而毫不自知。希望那些仍在痴迷中的“法轮功”受害者擦亮自己的眼睛,多看一些揭露李洪志身世和“法轮功”欺骗性的视频与文章,早日明白李洪志和“法轮功”的骗人真面目,不要再受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的蒙蔽和欺骗,不要再把5月13日当成一个“神圣”和“超凡”的日子去“纪念”了,要尽快挣脱“法轮功”的精神枷锁,过上幸福而美好的人生!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图)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图)



一日阴风大作,妖气冲天。一只自称“宇宙主佛”的妖孽在世间为非作歹。此人姓李名洪志,编造邪教法轮大法,冒充佛祖转世,号称神通广大,法身无数,无所不能……


为了以“主佛”之身份混迹江湖,他将自己的生日从1952年7月7日,改成了1951年5月13日。

为何非得选这天呢?

只因为中国阴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的日子;而在泰国,公历5月13日被认为是佛诞日。刚巧,公历1951年5月13日这天,两个日子重合在了一起,李洪志便“选择”在这天“出世”。



此妖孽以“主佛”之身份坑蒙拐骗危害四方,终被正义之士揭露偷偷篡改生日冒充主佛之真相!

亲爱的小伙伴们!现降大任于你,赐予火眼金睛一对,捉拿冒充佛祖的李小鬼,清除孽障还世间清净,快快行动起来吧!


(灯登等灯灯登等灯,我是自带BGM的猴哥)

法轮功对大地震幸灾乐祸

法轮功对大地震幸灾乐祸

http://news.QQ.com  2008年06月02日12:18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在许多海外华人为汶川震灾表示哀悼、进行募捐的时候,“法轮功”分子竟然从17日到20日连续四天在美国纽约集会,敲锣打鼓地阻挠当地侨团为四川震灾募捐,引发当地华人自发的愤怒抗议。在纽约工作的王先生对《环球时报》的记者说:“法轮功在国难当头之际,如此行为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法轮功”的行为引起美国当地华人媒体的关注。据美国《侨报》报道,17日当天,美国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在法拉盛图书馆门口为四川震灾募捐,这是他们连续第6天在同一地点募捐。而“法轮功”分子竟在对面敲锣打鼓地开起了反中国政府集会,这引起了过路捐款华人的愤怒。一名华人说:“平时也就算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搞这些东西,有悖天理。”现场很快聚集了400多华人齐声谴责“法轮功”成员。有十几名警察维持秩序。看到华人越来越多,“法轮功”分子在14点30分左右基本散尽。
18日和19日,“法轮功”分子连续在同一地点组织反中国政府的集会,同样遭到大批华人的抗议。“法轮功”分子竟然打出“天灭中共”,“天灭中国”的牌子。这让在场华人愤怒不已,强烈谴责。据美国中文网报道,数百华人大喊“中国加油”的口号,很多人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们说同是中华民族,“法轮功”不共同抵抗灾祸,到目前为止,没有捐出一分钱,彻底与他们宣扬的“真善忍”背道而驰。有“法轮功”分子还拿着摄像机拍摄,自称要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最后是美国警察出面把“法轮功”牌子撤走,其成员灰溜溜地散了。警方19日还向侨胞表示,“法轮功”分子今后不会在这里出现了。
然而,20日上午10时左右,数十个“法轮功”分子再次不顾众怒来到法拉盛街头。这次抗议的华人人数比3天都多。侨胞的情绪格外激动,大家冒雨手举“祖国万岁”,“四川加油”的牌子,齐声高喊“中国万岁”,高唱中国国歌,抗议活动持续了10个多小时,直到晚上20时左右,警察将“法轮功”分子带上一辆巴士带走,抗议的侨胞才散去。这是四天来侨胞抗议“法轮功”最为激烈的一天。
《环球时报》的记者注意到,当地华人电视台对几次事件都有报道。被采访的华人都表示了愤怒。而“法轮功”分子却抱怨为什么不采访他们。对于“法轮功”的行为,一位自称石青的网民愤怒地发帖指责说,在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与中国人民携手同心抗震救灾的时候,“法轮功”组织却对震灾没有丝毫的同情和安慰,“甚至连起码该有的关注本能都丧失”;在“法轮功”网站上,在仅有的一点点与汶川大地震相关的内容中,“通篇没有一句话、一个字表示对地震遇难人员的哀悼缅怀,没有一句话、一个字表达对几十万地震伤员的安慰体贴,没有一句话、一个字体现对几百万受灾难民的关心怜悯”;“在其别有用心的杜撰的一些所谓汶川地震评论杂谈中,要么是无关痛痒的风凉话,要么是趁势作乱的惑众谣言,有的要么是恶毒的谩骂、诅咒,要么是添油加醋的威吓。总之,活脱脱一副乘人之危、幸灾乐祸的流氓嘴脸!”
据《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星华报道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2008年5月22日的纽约街头,法轮功的行为引发当地华人抗议。图为一名80岁的老华人站在抗议民众一边,高喊“打倒法轮功”。

  5月22日,位于美国纽约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的东南角,聚集着一群华人,而在他们对面,两条大道交界处的西北角,则聚焦着一群“法轮功”分子。一位白发老人高举“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牌子,与“法轮功”的“天灭中共”的牌子形成鲜明的对照。

  这种对峙局面已经持续了数天。如果不是几天前“法轮功”分子阻挠华人为四川地震赈灾捐款触犯众怒,正沉浸在巨大悲痛中的人们才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

  赈灾募捐突来不速之客

  5月17日,纽约华人聚居区法拉盛的图书馆的门前,美东华人社团联席会一些爱国侨领和富有爱心的普通华人正在为中国四川地震灾区募集善款。

  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秘书长朱立创当时也在场。中午12时30分左右,“法轮功”组织的几十名成员突然在不远处集会,并播放欢庆的音乐。见到朱立创等人为灾区募捐,“法轮功”分子随即向他们挑衅。

  朱立创说,联席会的同仁为了不影响募捐,并没有理睬他们。但过往的群众耳闻目睹他们的挑衅行为以及那些欢庆音乐后感到极为气愤,他们开始与“法轮功”成员理论,周边许多居民也纷纷向图书馆门前汇集,人数一时达到上千人。愤怒火山终于喷发了!人们开始愤怒声讨“法轮功”分子的冷酷无情和恶意诽谤。

  针对“法轮功”的倒行逆施,愤怒的过路民众高喊“中国加油”,并痛斥“法轮功”分子是“民族败类”。

  一位在现场的华人女士说,她12点半到这里,“我本来看着那个报道灾情的报纸,一边看着,一边掉眼泪,听到他们的敲锣打鼓,我就很生气,很生气,我就不上工了。我不谈什么政治,在这个非常的时期,你不要把政治搞进去,我们爱国,我们爱自己的国家,我们爱自己的共产党。”

  另外一位华人老先生补充说:“现在大陆需要捐血,捐钱,这是第一位的。以后,他们随便去说什么,但今天他们很不合时宜。这样他们触犯了众怒。你看,这里没有组织,这是一个众怒。”

  17日当天,纽约警察局出动了约15名警官到场维持秩序,并在集会人群前设置了隔离护栏。据一位警官讲,“法轮功”组织事前申请了集会许可。下午3点多钟,对峙数小时后,人群才逐渐散去。

  气愤难平对峙数日

  事情并未就此平息。第二天,“法轮功”分子竟然又来到法拉盛图书馆门前阻挠赈灾募捐。很多华人群众也毫不示弱,“他们出现一次,我们就抗议一次”。

  连续几天,当地华人居民自发地聚集到“法轮功”分子对面的围栏中,高喊抗议口号。即使20日下午开始下起大雨,但是民众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由于抗议的人太多担心造成交通堵塞,美国警方21日开始将地点移到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

  警局给“法轮功”和普通民众划分了两个示威区,“法轮功”分子在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的西北角,普通民众的示威区域在东南角。一位来自中国东北的翟先生,手里拿着标语神情庄严地站在东南角,标语上写道:“法轮功”丧尽天良,敲锣打鼓庆灾祸。华夏人血浓于水,心手相连抗天灾。翟先生头顶骄阳,无声但是有力。很多过往的民众看到“法轮功”都非常愤怒,翟先生的队伍在不断扩大。

  看到一些“法轮功”分子带着摄像机过来拍摄,普通民众也掏出自己手中的相机和手机,对着“法轮功”的摄像人员拍摄,并高呼“把他们放到网上去,让中国人都看清他们丑陋的脸”。
  抗议“法轮功”的行为都是当地华人自发做出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华人正好路过抗议现场,看到“法轮功”打出的牌子后,老人突然显得非常愤怒,两次走到集会队伍前面高喊“打倒法轮功!”老人来自中国台湾,今年已经快80岁了。她说,“这次共产党人在救灾过程中的表现让我非常激动。”

  倒行逆施让警察都看不过去

  从地震发生后,“法轮功”的媒体就开始不遗余力地攻击“中国政府救灾不力”、污蔑“中国救灾信息不透明”,甚至制造谣言和恐怖气氛。因为找不到证据,索性编造演绎。

  在17日开始上街阻挠华人捐款的同时,“法轮功”也借机散布这些谣言。

  对于这种做法,不仅华人愤慨,就连一些在现场的警察都看不过去。

  一位维持秩序的华人警察气愤地说,那些“法轮功”简直没有人性。这么多的华人在含着热泪为中国灾区捐款的时候,他们却出来煽风点火。他们自己不捐也就罢了,可他们真的不应当在绝大多数人那么悲伤的时候幸灾乐祸。

  而19日一位执勤的白人警察也表示,虽然他不太清楚为什么两派华人发生争执,“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不管是谁,中国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大家都应当为灾区的人民做些事情”。

  或许是自觉目的难以得逞,24日当天,纽约的华人正准备继续像前几天一样面对面地斥责“法轮功”干扰赈灾募捐的行径,但令他们感到非常奇怪的是,当天“法轮功”成员一个都没有出现在他们此前经常出现的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法轮功”这次的丑恶表演,让许多华人看到了他们的真实面目。

  22日,一位参加集会的女士说,“我这次真把他们看透了。”

  另一位女士则说,“目前所有人都在为四川地震募捐,唯独只有‘法轮功’在幸灾乐祸。他们不是邪教,又是什么?”

  一位评论人士表示,“5·17事件”是“法轮功”本性一次全方位的暴露。

  美东华人社团联合总会执行主席黄克锵则认为,面对如此灾难,“法轮功”分子竟然幸灾乐祸地敲锣打鼓以示庆祝,面对世界各国对中国援助的善举,他们一如既往地攻击中国政府,并散布危言耸听的谣言,妖言惑众。不难看出他们已在世人面前彻底暴露了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丑陋无耻的邪教真面目。(国际先驱导报)    

2018年5月11日星期五

中国反邪教: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图)

中国反邪教: 注意啦!这个人冒充佛祖招摇撞骗(图): 一日阴风大作,妖气冲天。一只自称“宇宙主佛”的妖孽在世间为非作歹。此人姓李名洪志,编造邪教法轮大法,冒充佛祖转世,号称神通广大,法身无数,无所不能…… 为了以“主佛”之身份混迹江湖,他将自己的生日从1952年7月7日,改成了1951年5月13日。 ...

纽约华人自发聚集 痛骂法轮功

中国反邪教: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中国反邪教: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2008年5月22日的纽约街头,法轮功的行为引发当地华人抗议。图为一名80岁的老华人站在抗议民众一边,高喊“打倒法轮功”。   5月22日,位于美国纽约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

中国反邪教: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中国反邪教: 法轮功暴露邪教真面目 阻挠赈灾惹众怒(图): 2008年5月22日的纽约街头,法轮功的行为引发当地华人抗议。图为一名80岁的老华人站在抗议民众一边,高喊“打倒法轮功”。   5月22日,位于美国纽约卡辛纳大道和三福大道交界处...

2018年5月4日星期五

北京大学物理系83级高才生吴凯仑因痴迷邪教法轮功、拒绝医疗,于2011年2月26日病死纽约家中。据悉,吴凯仑,男,47岁,曾担任新唐人电视台新闻主播,多次参加神韵晚会等活动

北京大学物理系83级高才生吴凯仑因痴迷邪教法轮功、拒绝医疗,于2011年2月26日病死纽约家中。据悉,吴凯仑,男,47岁,曾担任新唐人电视台新闻主播,多次参加神韵晚会等活动
北京大学物理系83级高才生吴凯仑因痴迷邪教法轮功、拒绝医疗,于2011年2月26日病死纽约家中。据悉,吴凯仑,男,47岁,曾担任新唐人电视台新闻主播,多次参加神韵晚会等活动

感动中国����最佳微剧(演绎婆媳关系)